旅游規劃設計,美麗鄉村建設規劃,特色小鎮規劃,園林景觀設計旅游規劃設計,美麗鄉村建設規劃,特色小鎮規劃,園林景觀設計

北京'
中海望京府童趣探索中心

最神秘的隕石村,帶你探尋外星人的秘密基地

全專業團隊通力合作,以樂園化的方式打造一個充滿科技魅力
兼顧前期銷售體驗與后期社區功能使用的兒童主題銷售中心

貴州'
安順西秀區虹山湖市民公園

微創介入式設計

輕設計、重本源,強化場地本身進化能力,保護自然生態系統在一定時期內的恢復能力
打造一個集休閑游樂參與于一體的生態市民公園

中國'
唐山皮影主題樂園

舞動的皮影,行進的唐山

這是洛嘉兒童探索實踐非物質文化遺產活化的一條切實可行的新路徑
為推動唐山從工業城市向文旅城市的轉型,奠定了看得見摸得著的鮮活轉型案例

昆明'
保利 天際花園

不可能世界

用復雜的手法和夸張的色彩,把不可能任務做成不可能世界
戲劇化對場地起到了積極作用、引入注目,有辨識度的事物才容易被公眾記住

蘇州'
旭輝 和風花園

設計的可能性

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表現力量感
一切看似偶然,卻是基于對場所精神的理解——沒有人的場所是沒有靈魂的,場所精神是人與空間的關系

佛山'
良溪 保利天悅

與自然直接對話

一種新型自然體驗示范區的風格探索,在返璞歸真的空間場域里,拉近生活與自然的距離,對話細微的感觸

成都'
仁恒 溪云書院

既波瀾不驚,又一切正好

將深厚的人文底蘊植入場地,把樸實的禪意園林做到極致,營造了屬于東方人的精神家園
利用成都一小時交通圈,打造詩意的第二居所,最終邁向文化融合的第三自然

廣州'
保利廣鋼140地塊

立體生活發生器

重新詮釋歷史遺產,探索現代居住景觀與景觀歷史的交匯融合點,在高密度城市空間中豐富居民的體驗

C奧雅案例ase
N新聞中心ews
05/27
2020
TOP

鄉土中國與當代中國文化景觀論壇暨烏鎮慕春季圓滿閉幕

鄉土中國與當代中國文化景觀論壇暨烏鎮慕春季系列活動在烏鎮橫港國際藝術村圓滿舉辦。橫港村自2015年開始建設美麗鄉村,以國際藝術村為主題定位,用藝術介入鄉村,開展了一系列主題活動。

奧雅觀點

L&A View

李寶章:從平凡到卓越 當下景觀的成長之路

“From Mundane to Sublime”是李寶章先生在溫哥華修西方文學課時接觸到的一個文學概念,可以理解為從世俗到崇高、從平凡到卓越、從平凡到絕美,或者從平常到非凡。

從景觀的角度思考,這句話可以引申為從平凡到以平凡為基礎的、包括平凡在內的美與精神的升華,也就是本次分享的所探究的主題。

 

以下內容根據李寶章先生直播實錄內容整理編輯。

 

01

“景”是尋常巷陌的景
“觀”是平凡生活的觀

 

我不斷地定義景觀:“景”是尋常巷陌的景,“觀”是平凡生活的觀,其中平凡是非凡的基礎,非凡是平凡的特殊狀態。

用英文中的ordinary和extraordinary來解釋平凡和非凡間的關系,非凡不是平凡的對立面,與之相反,非凡是平凡的特殊狀態,非凡包含了平凡,非凡是平凡的升華,也就是說不存在脫離平凡的非凡。

如何解讀平凡的生活造就的平常的景觀?

中國是一個文化國家,當我們走過中國的古廟、古城、古園林、古鎮、老一點的街區,可以舉很多例子來講解平凡。例如我在去開平碉樓的路上,偶然路過的婁陽村就讓人驚喜。

這里居住著從中原移居到嶺南的族群,村口一棵大樹在訴說這里是可以生存的、是生機勃勃的,它不僅是平凡生活的保證,而且是精神的象征。在村頭有個池塘,在尋常生活之外賦予詩意和精神力量。村內每一棵樹、每一塊石頭、每一塊磚、每一個凳子、每一株本土植物共同營造出美好的生活場景,同時用最高的性價比體現中國平凡的景觀。

在平凡的基礎上,如果你理解它內在的使用和內在的邏輯,以及傳承幾千年的精神力量和價值,把它運用在景觀的設計和工藝中去,就能達到平凡的升華。

 

世界語境下的北京故事

在我們做首創天禧的景觀設計之前,場地內都是大樹,按照慣有思維會覺得那再多種一些大樹來讓它出彩,但是我們認為不應該這樣,而是要做到回歸生活的本源。

于是我們結合儒家觀點形成現代的審美,把調子拉下來。整體的設計運用了“反者道之動”的理念,如果外面的場地是方的,那么我們進來就是圓的,如果外面是城市我們進來是花園,如果外面是都市我們進來是村落,形成一個有中國特色的現代的景觀。

設計的開始是一個內斂的門頭,經過一個通道而后豁然開朗地進入一個放大的空間,就像中國村落的村頭一樣,橢圓花園中間有一棵樹,形成一個安靜的場地。

再往前走是一個戲臺,想要表達“世界是個舞臺”這個理念,戲臺做了水深3-5毫米的鏡面水景,穿著鞋可以走在水面之上。在戲臺的后面是個書屋,最后是一個花園。我們堅信比起“框外”的嘗試,更重要的是要面對現有的情況,把它做好。

 

02

“景”是平凡生活的景
“觀”是一個族群的生存與發展需求的觀

我們把景觀的概念再升華一下,“景”是平凡生活的景,“觀”是一個族群的生存與發展需求的觀,所以日常景觀是真實、平凡與正常的生活,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超出平凡和正常的概念。

由此引出日常景象(Everyday Landscape)的概念:日常景象是一個族群在一個具體地方與具體時代的具體的“穩定與平常”的生活狀態。

為什么說日常景觀(Everyday Landscape)是設計創新的“源頭活水”?

經典的日常景觀是設計創新的基礎與起點,我們所有的景觀、尤其是中國不同文化、不同地區的景觀應該是當地日常景觀的傳承和提升。日常景觀中有可以傳承的思想、做法、功能、審美等經典的成分,如果我們為這種狀態做出升級,那么就會成就非凡的景觀。

 

微創介入的現代公園

當我們在做公園項目時經常會產生一個誤區,要么就是城市公園、要么就是文化公園、生態公園,我們以文明的名義向自然動野,以自然的名義向城市動野,或是用未來的名義向歷史動野,也可能用歷史的名義向未來動野。但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土地是可以承載所有的,所以在我們的設計中完全可以把城市的活力、居民的休閑、城市的生態、健康的生活和生態精神編織在一起。

當奧雅在做公園項目時,我們堅持把生態性與社會性結合,二者缺一不可。就像安順虹山湖市民公園它不是單一價值的,我們用現代的設計語言和較低的造價做了景觀上的提升,包括生態的種植、生態的恢復、體育公園、社區大草坪等,讓舊的公園起死回生。

事實上安順的市民大概以前也是這樣使用這個場地的,我們沒有做過分的設計,只是在原本的基礎上進行改進,關注生態環境下人的使用,著重做了場地的燈光、排水,選用耐用的材質,讓場地中的設計可以一直使用下去。

 

03

“景”是社區生活的景
“觀”是文化審美的觀

日常的景觀是種文化現象,“景”是社區生活的景,“觀”是文化審美的觀。平常說明了在功能上經久耐用,日常包含了在審美上經久不衰。如果把你設計的景觀給出一個時間的定義,希望它能一直處在日常的狀態下持續下去,所以說日常景觀是一種經過沉淀而穩定下來的文化傳承。

 

人文、藝術、自然共融的公共空間

東角頭公園位于我住了20年的蛇口社區,距離奧雅設計深圳公司不遠,緊鄰著地鐵站的出入口。兩年前我們接到這個項目,當時覺得終于可以給自己生活的城市做一個城市客廳了,所以我們為這個項目出了三個方案,最后選擇了這個比較務實的方案。

有的公園我們認為它是設計師的紀念碑,有的公園是為了使用者的“好用”的場地。我管這個小公園叫做“我的一萬步花園”,因為下班后我會到這個公園走一圈再步行回家,這樣正好能走上一萬步,公園建成后我的身體狀態也好了很多。

2000多平方米的小公園我們賦予它很多的文化和功能,包括緊湊和多樣化的活力街頭公園生活,沒有身份預設的公民景觀、都市會客廳,實現社會各階層的共融,我們要追溯文化、表現本土文化藝術氛圍,我們要野趣入城、融入自然,做可持續低維護景觀。

從漁村看世界,人文、藝術,共融共生,生命、生活,生生不息,包容多元、創意活力、街區共融、生態自然,我們要做珠三角城市街心花園的新標桿。

公園的設計其實非常簡單,但是我們有很多想法,第一個是下最大的雨時這個公園能夠不積水,第二個是要讓這個空間能用二十年三十年,所以我們非常注重施工材料的品質和工藝。

下沉的中心草坪我們想把它做得特別平,所以沒有采用雨水口,而是用到了足球場的技術,底部有排水管實現蓄水和排水功能,粗砂和植物的級配達到現在的效果呈現。我們非常用心的先種樹再進行鋪裝,所以這里連樹池都沒有,就有了更多的空間。包括亭子、座椅,所有的面都是微微傾斜的,所以雨水會很自然的流下來。

建成后人們使用情況是很好的,小孩子在中心草坪踢球,大人坐在這聊天,晚上11點都會有住在城中村的老人到這里來喝點啤酒、吃點花生、聊聊天,包括年輕人在這里滑輪滑。這個小小的街心公園整體的容量是非常高的,帶給人的感覺很舒服,和我們想象中的效果非常一致,給我帶來的喜悅溢于言表。

 

奧雅公共景觀的設計主張

1. “景”是社區生活的景,“觀”是社區文化的觀;

2. 要人本與多元,不要單一價值,不要只講高大上;

高大上和平民、日常是相連的,是相互不矛盾的,不要把兩個概念做人為的沖突。

3. 要得體自然與自然而然,不要牽強做做與嘩眾取寵;

4. 要呈現地段的自然歷史與人文歷史痕跡,不要推平重來;

5. 要開放包容,沒有身份預設,不要封閉排他;

6. 要公平合理地善待他人,尤其平民和弱勢群體;

堅持公共景觀的無障礙設計,所有人在人生的某個時刻都是殘疾人,所以我們一直向甲方、向設計師傳達這種觀念。

7. 要尊重地方的文化、生活方式與審美習慣;

8. 要兼顧景觀的生態性與文化性。

我們既不能以自然的態度向文化動野,也不能用生態的態度對城市動野,這些都是可以兼容的。

設計要承接地脈、傳承文脈,自然人本、多元包容,貴在得體、過猶不及。

 

04

什么是文化景觀?

文化是一個大框架,但當我們把文化縮小到景觀的視角時,文化是一個地方的人們穩定下來的生活方式的總和,其中包括物質與精神傳承、價值觀與信念,社會組織形式,經濟模式、生活習慣與審美取向等。

因此,所有的地方都有文化,所有的景觀都是文化的景觀。所有的新景觀都應該按照人們已經穩定下來的生活方式、按照時代精神向上升華。

 

融入在地文化的現代景觀

我挺喜歡成都的,成都有很多古鎮,就在街子古鎮邊上有一個仁恒溪云書院的項目,為了做這個項目我們在當地住了許多天。當時甲方提出我們能不能做一個日本山水這樣的景觀,我們說為什么要做日本山水,我們做街子山水該多好。所以我們到附近的古鎮、尋常巷陌勘探,尋找既波瀾不驚又一切正好的屬于成都街子的現代書院景觀。

我們用了紅砂巖、青砂巖等地方的材料,以及一些造價不高但質量優質的材料來做入口的鋪地,用這種不同材料不同顏色的組合來引領人們走向正門。

入口景墻的高度也是經過精心設計,我們反復在現場確認景墻高度與使用者的關系,達到理想的效果。工藝細節也進行反復推敲,多做不同的設計來呈現不同效果,來確定景觀營造的最佳效果和意境。

我們在項目周圍勘探時,發現了當地的御龍潭,河水與駁岸的關系給我們提供了靈感,于是我們就決定把這種自然的關系用在項目內湖區的設計中。我們成都的同事一塊一塊找石頭,標上標號、打上高差,測試景石關系,完成后這就是一個屬于街子的現代景觀。

精選的12棵黃連木、24棵元寶楓圍合了水岸空間,想要營造出一種樹是先存在于此,然后因勢建筑才落成的樣貌,最后達成“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這樣的景觀,遠山、林地、建筑,完全融合在一起。

中庭設置了彈琴和喝茶的空間,干凈的礫石、手抓面木質地板,很多小孩喜歡在中庭跑來跑去,老媽老爹坐在一旁喝茶聊天,是一個很生活化很自然的場景。

 

當景觀完成后,甲方和我們都在思考給這里取什么名,很意外地找到了一個和這里十分契合的一首詩,是蘇軾的《行香子·述懷》——“幾時歸去,做個閑人。對一張琴,一壺酒,一溪云。”,最后仁恒給這里起名溪云書院。這里的景觀其實很平實,帶著東方景觀“無過之而不及”的語境,做出這種平凡之上帶有精神和文化力量的成都現代景觀。

 

05

怎樣實現從平凡到卓越的精神升華?

園林是為了人們的精神享受而創造的空間環境——黑格爾

卓越不是無中生有,是平凡生活在美與精神上的升華,是以生活為基礎的真與善的完美表達。精神的升華一定是靠近個性、靠近藝術、靠近文學、靠近詩歌的,比如宋朝歌謠的碑,所具有的精神力量和生命的意義是可以感動人的,這也是景觀所追求的精神力量。

比起頤和園、拙政園,我們要更多地看一看像青藤書屋這樣的院子。在中國園林里發現的具有曲線路徑的園林就是青藤書屋,明代文學家藝術家徐渭的故居,景觀簡單而內斂,有一種內放的精神。在這里我們意識到中國古代文人大家的院子完全可以墻面貼金或鑲上花崗巖,但為什么他們往往選擇的都是刷白墻?因為白墻會跟著時間而變化,不論是一天中光影的變化還是隨著時間流逝色彩的變化,它是有生命的材料,是隨我們共同生長的景觀。

我在前年參加的一個設計營,去到日本著名俳句詩人松尾芭蕉的院子,我們在這里停留了好久,完全超過設計營預設的時間。我們坐在院子里高興地聊天,感受這種文化氣息和精神力量,無論是青藤書屋還是松尾芭蕉的院子都有一種共通感,人文氣質擊穿時空融入到物境之中,變成氛圍輸出到空間,讓我們感受到震撼。

時至今日,我們做的東西到不了這種精彩的一半,所以中國的園林要有文化,要有生命的理解,要讓院子能讓人感受到生命的意義、自然的悲愴、時間的短暫或永恒這些人類的精神現象。

 

融入自然的精神空間

佛山良溪保利天悅是我們為一處生活館所做的景觀設計,塑造一種大隱于市的時空抽離感。

我們把原本場地的一條老路保留下來,沿用場地原有的自然框架,標記、篩選、保留、移栽場地的原生榕樹,做出強調氛圍和精神的一條悠長路徑。

場地入口本來準備選擇大的石頭,但是考慮到功能性、精神性的統一,最后找到了一種小磚,讓入口整體更有質感一些。

面對未來場地使用的不確定性,我們從來都是本著成本節約的原則來進行,因此花園使用軟景和臨時材料打造,防止因為市政道路的規劃而需要拆掉。

整體的設計“上面打開、中層自然、下面精致”,塑造了一種追溯記憶、尊重自然、回歸自然的環境氛圍。

 

06

結論

“景”是文化傳承的景,
“觀”是面向人類美好未來的觀。

卓越是追求盡善盡美與永恒感,中國的景觀設計、我們的創新不僅要融入世界與面向未來,還要融合文化傳承與追求美與精神的升華!

分享內容圖解

我們沒有只有文化性與時代精神的景觀,沒有不具備功能性、地方性與社會性的景觀,如果有這樣的景觀,那么也只能被稱為裝置藝術。所以景觀的升華是一層一層往上做的,我們不能夠越過任何一個步驟向前跳躍。

 

07

提問環節

Q1:今年這場疫情會對景觀行業發展產生哪些影響呢?

A1:對景觀行業的影響很大。我之后還有一個分享會講到我們如何設計一個Wellness Landscape,也就是同時是社區的和自然的,并且是動靜分區的全方位的健康的社區環境。

Q2:景觀越來越建筑化和生態景觀會不會矛盾?未來的趨勢怎么樣?

A2:我認為景觀是一個非常包容的事情,不應該存在矛盾的,只有解決不了問題的人,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在奧雅10周年的時候,我們把景觀大師Don Vaughan請來討論方案,說這個公園中的道路能不能同時能夠騎自行車、又能推手推車,還能供人行走,我們當時覺得不行,但是人家覺得當然可以,這就是我們景觀該做的事情。

Q3:如何為場地選擇合適的文脈呢?做項目時如何選擇并確定“詩”來契合場地,有什么方法和途徑?

A2:我認為比起你選擇文脈,其實是文脈選擇你,我們每個地方有它自然的脈絡、歷史的脈絡,它們就在那等你去發現,這也是“平常”的景觀,是你可以在這個基礎上進行提升的。

Q4:過去10年國內外景觀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A4:過去10年中國經歷了“景觀大爆炸”,在我們的核心已經被燃盡后,我們有各種各樣的實驗性景觀,但是最終我們還是要回到國際的語境,比如可持續景觀、雨水花園、社會性、安全性、創新的景觀。

 

主講人

李寶章先生

奧雅設計董事長兼首席設計師,洛陽人,旅行作家。清華大學建筑學學士,加拿大溫哥華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碩士。李先生是廣東園林學會理事會理事,2019年廣東省十大風景園林師,深圳市土木建筑學會生態園林景觀專委會副主任委員,北京大學景觀設計學研究院客座研究員,北京林業大學與西安建筑科技大學客座教授,江南大學藝術學院名譽教授等職務。李先生一直專注于景觀設計、規劃與城市設計等領域的專業工作,有近二十五年在溫哥華、中國香港與中國大陸從事景觀規劃與設計的專業工作經驗。

S特色業務ervices

L&A
SERVICES

P教育公益ublic
設計之星
第七期
主題

“地脈重生”江西瑞昌全域旅游工業體驗區國際設計大賽

本屆2017瑞昌·奧雅設計之星的競賽主題為“地脈重生”,設計場地以江西江州造船廠舊址為重點,輻射周邊山體、水域、城鎮,探索“旅游+”的全新模式。
本屆2017瑞昌·奧雅設計之星的競賽主題為“地脈重生”,設計場地以江西江州造船廠...

奧雅出版

L&A Publish

《平臺》

2015年12月 總第22期

About L&A
  • 深圳
  • 上海
  • 北京
  • 西安
  • 青島
  • 成都
  • 長沙
  • 鄭州
  • 武漢
  • 廣州
  • 杭州
  • 重慶

關于奧雅

About L&A

奧雅設計于2001年在改革開放前沿深圳蛇口創立,公司前身為1999年在香港成立的奧雅園境師事務所。李寶章先生自創立起擔任首席設計師;2002年,李方悅女士加盟奧雅設計并擔任董事總經理/聯合創始人。經過近二十年的引領發展,奧雅設計以景觀規劃設計為基礎,逐漸發展成為新型城鎮化土地開發及綜合文旅開發的大型文創機構。目前以深圳為總部,在香港、上海、北京、西安、青島、成都、長沙、鄭州、武漢、廣州、重慶、杭州設有15家分子公司,超過1200位行業精英組成的國際化專業團隊。旗下擁有洛嘉兒童La V-onderland、棠悅Wonder-garden等多個專業子品牌,在全國三十一個省市及自治區已落地完成超過3000個項目。

奧雅設計作為優秀的民營領軍企業,經過多年發展,具有建設部頒發的專業資質:《風景園林工程設計專項甲級資質》《城鄉規劃編制乙級資質》《建筑行業(建筑工程)乙級資質》等專業資質,同時是科技部認定的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國家商務部認定的3A信用企業。

致力成為美好人居環境的綜合服務商,主要從事景觀規劃與設計研發,以及以創意設計為主導的EPC總承包業務。其中包括:策劃與經濟分析、概念性規劃、生態規劃與設計、城市設計、景觀園林設計、建筑設計、室內裝飾設計、軟裝設計、兒童空間與活動設施研發,兒童自然與藝術教育,平面視覺和產品設計等業務。

基于市場環境的不斷變化與發展,奧雅設計以開創性的“D?B?F?O”服務模式為文創旅游、新型城鎮化發展與美麗鄉村搭建起“Design設計、Building建造、Finance金融、Operation運營”的服務體系,在實現企業價值和理想的同時,解決當代中國的實際問題與需求,創造具有地域特色、人性化和充滿活力的新舊城市空間和綜合文化旅游項目。從旅游市場分析、產業運營模式、旅游產品設計、生態文化景觀、商業空間規劃、多元化業態策劃等多方面切入,整合資本運作,實現從文創旅游策劃到品牌塑造,場地規劃到落地運營等的一整套體驗式的產業服務。

奧雅設計擁有來自全球團隊的國際化的專業團隊,核心領導是首席設計師李寶章先生和董事總經理李方悅女士。李寶章先生出生于洛陽,畢業于清華大學建筑系、加拿大溫哥華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景觀設計碩士學位;李方悅女士畢業于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國際經濟專業,并獲得加拿大經濟學和工商管理雙碩士。在北京大學與清華大學治學理念的指引下,奧雅設計以“專心做事,真誠待人;追求卓越,持之以恒;兼容并包,創想自由;追求卓越,永續創新“為司訓,以專業的水準,正直的價值觀,對藝術的不懈追求,和強大的創造力,在不斷的實踐中追求屬于中國地域文脈的,充滿創意和美的人居空間,提升、保護和改善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為中國現代化的城鄉建設奉獻全程化一體化的設計、建造,金融咨詢和運營管理產品。

奧雅設計發展至今,在用地規劃、城市公共空間、綠地系統規劃、旅游景區與農業規劃、商業和住宅、舊城改造、體育綜合體、度假酒店與度假村、工業與科技園區、景觀標識綜合的大型文創文旅項目等領域共完成了上千項具有影響力和較高聲譽的項目作品。歷經二十年的發展,奧雅設計深受業內同仁和客戶及政府高度認可,榮獲數百獎項:中國勘察設計協會民營設計分會2019風景園林設計專業領先企業第一名、2012年-2018年度深圳市文化創意百強企業、深圳知名品牌企業、首屆深圳創意設計七彩獎特別貢獻大獎獲得企業、深圳十大優秀新興業態文化創意企業、深圳質量強市骨干企業、廣東省著名商標企業、廣東省重合同守信用企業、南山區民營領軍企業、國家優質工程獎銀獎獲得企業、中國質量獎獲得企業等。

L&A Design is one of the leading cultural and creative companies dedicated to land planning, urban desig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resort planning in China. L&A was established in the year of 2001. Mr. Bo Li was responsible as Chief Designer until now. Ms. Clara Li joined L&A in 2002. Under her leadership, L&A has established branch offices in Hong Kong, Shanghai, Beijing, Xi'an, Qingdao, Chengdu, Changsha, Zhengzhou, Wuhan, Guangzhou, Chongqing and Hangzhou also sub-brand “V-onderland”,“L&A Eco-technology”,“City Plus”,“Crazy Cow Farm”,“Natural Life”,“Eco-Smart”and“Noble Tea House”. Together they serve clients all over the great region of China. Till now L&A has accomplished about 1000 reputable landscape and urban design projects in China with many won national awards. L&A takes pride in its dynamic international design team, with nearly 800 professional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as well as experienced local registered architects, landscape architects, planners and project managers.

上海深圳奧雅園林設計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滬ICP備16033114號

© 2019 www.9722453.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有哪些能赚钱的小软件 做餐饮赚钱还是做建筑 22选5河南好运最新开奖 贵州11选5五码遗漏 体彩大乐透玩法说明 pc蛋蛋赔率跟踪软件 快乐12开奖走势四川 体彩江苏7位数近30期 2012年9月23股票推荐 快乐十分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德宏信托 河北排列7技巧